区服名称 服务器IP 开区时间 线路 开区介绍 客服QQ 快速入口

当前位置:主页 > 传奇私服发布网 >

从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 文明交流互鉴的全球化认知

作者:haosf123 来源:www.haosf123.ws 发布时间:2017-05-14 17:53

小编导读:

从丝绸之路到“一带一路” 文明交流互鉴的全球化认知,一带一路

文|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 娄晓琪 () 季燕京 余群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唐 魏征《谏太宗十思疏》

赤路如龙蛇,不知几千丈。出没出水间,一下复一上。

伊予独何为,与之同俯仰?

——宋 邹浩《咏路》

导言: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丝绸之路

彼得 弗兰科潘在其著作《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中指出:

“我们通常把全球化看作是当代社会独有的现象,但早在2000年前,全球化已经是事实,它提供着机遇,带来了问题,也推动着技术的进步。”

这部著作比较完整地论证了下述观点:

那时的“全球化”,所依靠的“路”,就包括“丝绸之路”。从通商伊始,丝绸之路始终推动着人类文明的进程。

丝绸之路让中国的丝绸和文明风靡全球;罗马和波斯沿路缔造了各自的帝国;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沿着丝绸之路迅速崛起并传遍整个世界;在这些商贸与文化的通道上,崛起了数以百计的城市;今天我们所享用的农产品和工业产品以及附加在这些产品上的工艺精神,主要是在丝绸之路上传播的;成吉思汗的铁蹄一路向西,在带来杀戮的同时促进了东西方文明的交融;大英帝国通过搜刮丝绸之路上的财富,铸就了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希特勒为了这条路上的资源,将世界推入了战争和屠杀的深渊。

时至今日,丝绸之路上的本 拉登们和ISIS们,依然是美国争霸道路上的机遇和梦魇。

丝绸之路的历史就是一部浓缩的全球通史、一部人类简史,它不仅塑造了人类的过去,更将影响世界的未来。

鲁迅曾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已经成为当代中国人的一句谚语,套用过来,我们或许也可以说,世上本没有全球化之路,因为有了丝绸之路,全球化便开启了进程。

那么,刀塔传奇sf,什么是全球化,就是一个字:“通”!

作为历史事实的丝绸之路出现于2000多年前,甚至出现在中华古籍记载中的4000年前,但作为世界文明史的关键词诞生于140年前的19世纪下半叶,当时这个词是一个单数概念,相当于欧亚大陆的一个贸易通道。

随着20世纪西域文明史和海洋文明史的考古大发现,这个关键词逐步变成了复数概念。人们发现,以盛世中国为核心的欧亚大陆和海洋的人文地理通道多如牛毛,世界历史上社会转型与文明超越的故事主要在复数的丝路上发生。

“马尼拉大帆船”即“中国船”的概念,是海上丝绸之路延伸至美洲的一种全球化表达。而在文明史学家的眼里,丝绸之路因其文明交流融合的高远境界,被历史学家们认为是“诗意的栖居地”。

2013年9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国家期间,首次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0月,他又提出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二者共同构成了“一带一路”重大倡议。

在21世纪的新丝绸之路即“一带一路”的思想和实践开启之时,这个关键词被赋予了更多的内涵,被概括为五通: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

从点到面,从线到片,空中、陆地、海上三位一体,经济、社会、人文三者归一的五通,表明中国人对世界文明交流互鉴的规律认知从文化自立达到了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新高度,这一新思维得到了和主要关联国家的认同。正如古代丝绸之路从来不是独唱或独奏,今天的“一带一路”是更大范围内的大合唱,未来的“一带一路”必将是世界文明史上波澜壮阔的交响乐章。

“一带一路”倡议发表近四年来,数以百计的合作项目再度表明了文明交流互鉴的历史规律:从全球化的传播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进程势不可挡。

从“赛里斯”到丝绸之路:西方认知东方文明之路

在丝绸之路概念出现之前,欧洲有一个“寻找中国”的认知过程。

古希腊人以“赛尔”(Ser)也就是汉语的“丝”来称呼丝绸,称中国为“赛里斯”(Seres),即“丝绸之国”。在欧洲的主要语言中,称呼“丝绸”的词汇均以Ser为源头,包括英语中的Silk。

历史学家注意到,当汉朝政权建立后,尤其是张骞出访西域后,西方文献中出现“丝绸”词汇的频率增加了。

古希腊地理学家马利奴斯记录了一条由幼发拉底河渡口出发,向东通往赛里斯国的商路;生活于1至2世纪的古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把这条商道记载入其《地理志》中。近代英国东方学家亨利 玉尔在《中国和通往中国之路》一书中对“赛里斯之路”的研究,奠定了“丝绸之路”一词的学术基础。

13世纪之后,随着蒙古人的西征,西方有更多人来到中国,将他们的见闻带回欧洲去,尤其是《马可 波罗游记》震动了欧洲,使欧洲人知道遥远的东方有个富庶的大国。15世纪以后,欧洲探险家、传教士、商人们纷纷热衷于寻找这个大国。

意大利的航海家哥伦布(1451 1506年)受此书影响,试图到东方探险。他相信“地圆说”,本来计划从欧洲向西航行到达亚洲。但大海茫茫,他无意中闯到了美洲,以为到了马可 波罗书中所称的东方,于是将古巴岛当作日本,将墨西哥当作马可 波罗书中所称的“行在”,即杭州,将生活在美洲的当地人称为“印度人(Indians)”,这就是我们后来翻译的“印第安人”。

直到哥伦布去世后,欧洲人才逐渐意识到美洲是一个“新大陆”。由此,新航路开辟,世界市场初步形成,人类也由此从原来的分散孤立开始走向集中联合—世界在不断地变小。

中国学者发现:明代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也致力于求证“赛里斯国”的工作。在中国生活多年的利玛窦曾这样记载:“我也毫不怀疑,这就是被称为丝绸之国的国度,因为在远东除中国外没有任何地方那么富饶于丝绸,以致不仅那个国度的居民无论贫富都穿丝着绸,而且还大量地出口到世界最遥远的地方。”他又指出,马可 波罗所称的“契丹”也是中国,这是中国的别名。契丹原是中国北方一个强大的部族,建立了辽朝,被很多欧洲人称呼中国的北部,乃至整个中国。这是一个重要发现。但是利玛窦的观点最初在传教士当中引起争论。

在印度传教的葡萄牙籍传教士鄂本笃(1562 1607年),为了求证利玛窦所说的“契丹”乃是中国别名的观点,秉教皇所命,从印度果阿出发,徒步经阿富汗前往中国。他们一行越过帕米尔高原,1603年11月至叶尔羌。此后,他们沿着中国古代丝绸之路的“北道”再往东行,途经阿克苏、库车、焉耆、吐鲁番,于1605年10月,到达哈密。在这里经短暂休整后,又向东南行进,穿越戈壁,抵达嘉峪关,并于1605年底到达肃州(今酒泉)。经过对沿途多种语言的调查,尤其是在肃州经过详细调查后,他们最终确认“契丹”就是中国。

上一篇:《“一带一路”上的文明记忆》特刊珍藏版全球首发

下一篇:习近平会见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